傾訴:齊飛 32歲 職員

  掐指一算,結婚之後我搬到丈母孃家已經有小兩年了。每次一想到,當時我和妻子搬過來的狼狽樣,我就打心底感謝岳父岳母的收留。身邊是有人拿這事找樂説我有福氣能倒插門的,我也不惱——換做誰在那個情況下,也不得不低頭。

  阿德:對男人而言,倒插門是有點難以啓齒,畢竟面子最值錢。

  不是我們沒有地方住。我們倆剛談戀愛,我爸媽就説已經給我存了首付,領證前就買房。我信以為真,沒想到兩年時間裏,我們家用這錢換了大房子,其中一間裝修成了婚房的模樣。新房是不小,而且上下兩層,房門關上看起來誰也打擾不到誰。可這還是屬於同在一個屋檐下,尤其是對我們倆來説,有一種吃了啞巴虧的感受。

  妻子當時對我説,婆婆沒有兑現承諾,她是失望的。可她又不能無理取鬧,只能和我約法三章:不入夥、不查崗,錢各管各的。我知道這話是讓我轉達給我媽的——她可不想向我這樣,結婚之後還不能為自己做主。

  阿德:你覺得自己活得有點窩囊?

  年齡小的時候意識不到,以為天底下所有母親都是這樣愛孩子的——進孩子房間從來不敲門,日記本隨便翻,上了鎖的抽屜都提前配好備用鑰匙。吃什麼,穿什麼她都得做主,就連我報什麼學校,學什麼專業也沒有自主權。上高中時,我開始收到女生的情書,也開始給別人寫情書,這些證據一一被我媽截獲了。一不做二不休,她直接去了學校,一是囑託班主任盯住我的一舉一動,二是找到了這些女生的父母,不僅通了氣,還給對方道歉,説都是她自己管教孩子無方。

  當時我還納悶,我媽道歉這事唱哪齣戲。現在才意識到,這招以退為進真的太狠了——一方面班主任和這些家長感動於我媽大義滅親和主動道歉的高尚情操,一方面這些人一下子成為了同一陣營,簡直就是對我嚴防死守。你能想象嗎?一個月後,學校裏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我有個厲害的媽媽,就連帶我去網吧的小夥伴都離我而去了。

  阿德:站在大人的角度,阿姨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可是對於孩子而言,這也許是一種密不透風的控制慾。

  在外人看來,我媽是個教育專家,對我實施的獎懲並濟的教育方式收到了不錯的效果——我的學習成績一直穩定保持在前列。邁進了一流大學,專業也選的不錯,畢業之後收入也挺可觀,屬於人前風光的那類人。

  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我在背後受了多少罪?尤其是她的這種愛,包裹了很多對我的控制。就像是一個被關進無菌培養室的小白鼠,永遠接觸不到髒東西,也永遠擁有不了自己的人生。她是絞盡腦汁,讓我規避了儘可能多的風險,但也剝奪了我作為一個孩子的選擇權。我想去嚐嚐蘋果之外的那隻梨究竟是什麼味道的,普通人會覺得這不叫事,對我來説卻是不孝之舉。

  阿德:當你説不的時候,阿姨的反應很強烈?

  有兩個時刻讓我記憶猶新。一個是她進入更年期之後,性情變得更加反覆無常,而且一點就着。高三有一次同學邀我週末去ktv唱歌,我手機忘記充電了,幾個小時內和她斷了聯絡。當時我就有點憂心,覺得她一定會發飆,結果也是如此——回到家之後,她坐在沙發上運氣,幾句話過來就是大哭,歷數我的種種不是。我聽到了兩個重點,除了讓她擔心人身安全,就是浪費時間去唱歌,還不如補補覺。當時我本來想考南方高校的,就因為她的崩潰,我心裏竟然有了補償心態——如果我不出去讀書,她會不會正常一點?其實我也明白,就算我交了志願表,她也能追到學校給我改過來。她是不會容許我逃出她的手掌心的。

  阿德:我聽出來了你的沮喪和認命。

  母親這麼強勢,你們家的生態環境看起來也不會太輕鬆。

  我爸很早就看清了這一點。沒退休時天天要求加班,甚至後來一週住在單位三四天。退休之後就總跟老同事往外跑,恨不得一分鐘都不想在家停留。之前這倆人沒少吵架,現在反而變得特別客氣——想到這裏我其實挺心疼我媽的,家務活幾乎都是她在做,我爸從來沒有説過一句好話。現在兩個人關係變得這麼淡,也許是希望為對方留一點最後的面子吧。

  阿德:這也是一些婚姻失意者的錯誤選擇:

  既然得不到伴侶的愛,就把關注點全部給了孩子。

  我現在很清楚,她為什麼這樣控制我:她能抓住的東西,也只剩下了我。我是她的孩子,更像是她的作品,或者説是她對這個世界的交代。她不允許我走彎路,甚至連感冒都不要得,是因為她不想在婚姻失敗後,再次承認自己的無能為力。既然我還在她的管控範圍內,她就要做到一百分。這當然是對我的負責,在外人看來,也是她好媽媽標籤的證明。

  讓我和妻子搬出去的導火索,是她對我們要不要生孩子的粗暴干涉。我們倆下班之後都儘量在外邊吃,就是不想每次在一張桌子上吃飯的時候,都被我媽責難生孩子這件事。

  不是我們不想生,也不是我們沒有做好準備。可我從這樣的環境長大,我唯一想為自己爭取來的底線,就是生孩子希望能夠自然而然,而不是被我媽規定好了時間表,像是寫作業一樣,按時作答然後上交。這在我看來特別可悲——如果孩子真的如約出生,那這個小生命的命運,無疑就是我的翻版。

  阿德:搬家這件事應該對你媽的打擊很大。

  兩年過去了,你們的關係進展到了哪一步?

  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沒有聯絡。我知道她對我失望透頂了。我又何嘗不是那樣。可她畢竟是親生母親,我還是會擔心她的身體和情緒,以及奢望能有一天,她能突然想通了,不再把我和她的人生完全捆綁。中秋節的時候,我給她帶去了大閘蟹和月餅,她什麼也沒有説。我爸後來給我微信説,她也老了,你還是得理解她。

  [阿德説]

  阿德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三級婚姻家庭諮詢師

  強勢

  強勢女人不等於女強人。我們所説的強勢,更多指的是性格上而不是事業上。很多女強人工作中是“鐵娘子”,回家就變“小娘子”,反倒婚姻很幸福。有些女人事業未必做得很大,但脾氣很大,喜歡在家裏説一不二,我們把這種在家裏喜歡做“女王”的妻子稱之為強勢女人。

  從近些年婚姻諮詢個案可以發現,家庭裏女人過於強勢,不僅老公受到壓制,對兒子的成長也非常不利,甚至會出現這樣一個情況,女人越強勢,培養出的兒子反倒越懦弱。這説明一個健康的家庭父親的角色多麼關鍵——作為一個家庭的頂樑柱,不僅僅是指男人負擔這個家的經濟,而是在家庭起主導作用。父親角色弱化、缺位或母親角色強勢等特徵在雙相情感障礙和焦慮障礙患者家庭中也同樣突出。